• 悠悠寸草心

       母亲节就要到。周末,一个人在宿舍,又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母亲。我天生愚钝,笨嘴笨舌,面对母亲这一个平凡不能再平凡,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字眼,我总有许多话要说,但不知从何说起。母亲已是古稀之年,而我也早过了不惑之年,为了我的孩子,我来到千里之外的他乡,想必母亲也不会怪罪我的。还是将孟郊的《游子吟》通过诗意写画的形式献给我的妈妈,也献给普天下的妈妈,祝愿妈妈生活幸福,健康长寿。您的儿子在千里之外给您叩首了,妈妈······


    悠悠寸草心


                     


       人生风雨的路上,一回首,就能看到简陋的家中的那盏灯——盏昏暗的油灯,在风雨中飘摇,却永远不灭。

       那晚,就是母亲粗糙的手,颤颤的瞄准针眼。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有那根细细的线,长长的线,穿缝出一件名为母爱的衣裳。每一针,仔仔细细;每一线,饱蘸深情。

       缝好了,母亲将衣服给我穿上,把扣子一粒一粒地扣好,有反复抚平衣裳的每一丝褶皱,仿佛要帮我拂去人生路上的仆仆风尘。母亲哽咽着,用她有点哆嗦的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呀,要记住回家的路。

       我知道,我是春天里一棵稚嫩的小草。母亲用阳光般的注视,恩泽我的一生。

       今生今世,我,明白了风雨中那盏飘摇不灭的灯。

    时间:2010-05-08  热度:450℃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