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声赋》教学设计及点评

    《秋声赋》教学设计


    江苏省兴化市教育局教研室   张正耀


    [设计思路阐述]


    许多文章中都有一些“关键词语”,这些“关键词语”,或是文章描写的重点之所在,或是有重要(深刻)含义的词语,或是贯穿全文的核心语汇(可以是为文主旨,也可以是文章的感情基调,可谓“文眼”式词语),或是文章结构上的锁钥(可谓“线索”)。教学设计时,我们可以这些“关键词语”为抓手,预设教学目标,确定教学内容,设想教学流程,选择教学方法。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地启发和引导学生去品味、咂摸,去着重理解、准确揣摩、深刻领会,可以起到重点突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是为教学方法中之“关键词语品读法”。这种教学设计的核心在于教师能否引导学生找准“关键词语”,这是教师对文本解读能力的直接体现,同时也是教师课堂引导艺术的具体反映。


    北宋著名文学家欧阳修的散文名作《秋声赋》,其文题的中心词汇也是关键词汇更是主要描写对象是“秋声”。围绕“秋声”,作者进行了细致的描摹与极力的渲染,写了作者眼中的有声之秋与他心目中的无声之秋,表达了自己的一种人生态度,可谓秋怀满纸,秋思遥深。教学中,我们如能始终抓住“秋声”这一关键词语,引导学生品读、研习文本如何从写秋声之状到想秋声之源,从摹秋声之形到议秋声之义,从说秋声之性再到抒秋声之情,就可以收到以点带面、以一总万、纲举目张的效果,从而达到教学效益的最大化。


    [教学过程描述]


    一、整体把握文意


    师:根据文章的题目,我们不难理解“秋声”是作者刻意描写和重点议论、抒情的对象,请大家把文中直接写“秋声”的语句和段落找出来。


        师:本文的主体部分是二、三两段,它们与秋声”是什么关系呢?


    二、品味关键词语


    师:(引导学生读第一段)“秋声”是怎样出现的?


    师:听到这样的声音,作者有什么反应?


    师:感叹是一种情绪的自然反应,它的出现应该有一个过程,能结合文本内容分析一下吗?


    师:那他究竟听到了什么使他惊叹的声音?请用自己的语言描述你所读到的文字。


    师:(引导学生读第二段)如此令人伤感的秋声是怎么来的呢?


    师:这几句话的表达效果怎么样?在行文上有什么作用?


    师:所以清人郭珙评论说:“秋声本无可写,却借其色、其容、其气、其意引出其声,一种感慨苍凉之致,凄然欲绝。”(《古文评注》)秋天摧残万物,使草木凋零,山河变色,这是历代文人悲秋、恨秋的原因,种种感慨苍凉,有凄然欲绝之感,即由此而明确了。除了这些因素,还有没有其它因素?


    师:秋季是万物成熟衰老的季节,所以容易引起人们的悲伤;秋季又是万物丰收过盛的季节,所以就要受到杀戮摧残。人与此同,故有对生命将息的悲叹与伤感。所以下文就自然转到人生的无声之秋,抒发秋之情,请结合文本谈谈自己的理解。(引导学生读第三段)


    师:针对人生之秋,作者认为我们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情感态度?


    师:他为何对“秋声”之来临有如此悲伤的感慨?


    师: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又写到了唧唧的“虫声”和自己的“叹息声”,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秋声”呢?请结合全文来作解读。


    三、概括提炼延伸


    师:从刚才的解读中,我们发现作者能把无形的“秋声”写得栩栩如生、可触可感、摇曳多姿,全得力于作者的精心而巧妙的构思。全文以有声之秋与无声之秋对比,作为结构的基本框架。前半篇写自然界的有声之秋,后半篇写社会人生的无声之秋。由状秋声到说秋义,再到抒秋情;从有声之秋转到无声之秋,从自然界转到社会人生,一直到篇末得出结论。统一的意境气氛,形成了完整的艺术体。


    师:“秋声”作为全文行文的核心与线索,在文中起到了无可代替的作用,成为我们解读文本的关键之所在。我们采取用关键词语品读法紧扣“秋声”这一关键词语对全文进行了研习。这一方法在其他文本的学习中我们也可以运用。下面请用“关键词语品读法”来回顾一下对鲁迅的小说《祝福》的学习。


    明确:《祝福》一文最为关键的词语就是“祝福”。小说的故事在“祝福”声中开始,在“祝福”声中结束,在故事的进程中,作家又反复写到了“祝福”,所以,“祝福”在行文上起到了“线索”的作用,而且形象地展现了人物的悲剧命运及其悲惨的生命历程,更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物悲剧命运的根源——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戕害。我们只要抓住“祝福”这一关键词语,就能了解故事的框架,了解人物形象及其意义,也能领会作家的艺术匠心,这就是“关键词语品读法”的价值。同学们可以在今后的文本学习中举一反三,灵活运用。(有删节)


     


     【评点】


    “实际教的”和“应该教的”要一致


         范维胜


    读了张正耀老师的《<秋声赋>教学设计》,欣喜之余,颇有几分担忧。


    欣喜的是,老师在设计教学《秋声赋》时,能够抓住“秋声”这一行文的主线索(请读者注意,我说是“主线索”而非关键词语),层层剥笋,步步推进,从整体感知到具体解读,直至最后的提炼引申,“文本研习”的环节清晰,朴实而又真实体现了教学过程的流畅性。尤其值得称道的有两点,一是老师将人物的叹息声也归纳到“秋声”中加以分析评鉴,体现了他对于文本解读的独特性、深刻性。二是在提炼引申环节,联系了《祝福》的教学,教授给学生一种抓住“主线索”来解读文本、赏析文本的方法,令人惊喜。


    但是,笔者读了老师的《<秋声赋>教学设计》,更多的是担忧。为什么呢?


    一是教学内容和方式的确定。《秋声赋》是苏教版第四模块第三个专题“笔落惊风雨”中第三板块“文以气为主”中的一篇“赋”。(这一专题的另两个板块是“诗从肺腑出”、“词别是一家”)这一安排体现了编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这就要求我们在教材处理时,能够让学生借助对文本的学习,进一步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这一板块既然是“文以气为主”,学习方式的呈现是文本研习,教学时,我们就应该“因声求气”,借读悟文。古人在创作和欣赏时,常常讲文气,以文气反映作者的精神状态与情感流程。作者的神气通过音节字句来表现,读者则由音节字句寻求神气。结合诵读,进行体会探求,“因声求气”“由气而通其意,以及其辞与法”(张裕钊《与吴至甫书》)当是学习这篇文“赋”有效的途径。而“赋”的“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刘勰《文心雕龙》)特征教学更不可忽略。这样,学生才能感受到传统文化审美张力,体味到决定文章高下的第一要素——“文气”。而老师仅仅用的是问题引领的讨论,没有文本的研习,甚至没有一处“诵读”。


    二是“实际教的”和“想教的”不一致。老师在教学设计的理念阐述时这么说,“教学设计时,我们可以这些‘关键词语’为抓手,预设教学目标,确定教学内容,设想教学流程,选择教学方法。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地启发和引导学生去品味、咂摸,去着重理解、准确揣摩、深刻领会,可以起到重点突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是为教学方法中之‘关键词语品读法’”。“秋声”是不是文本的关键词语,笔者认为不是,它应该是行文的主线索,而文本中的用来描摹秋声、议论人生的一些词语,才是关键词,我们教学时应该引导学生咀嚼品味这些词语。例如“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亦何恨乎秋声!”中的“悲”、“胡”和“恨”就应该应到学生反复玩味。限于笔墨,不赘述。这样一来的话,老师的设计,几乎没有带领学生揣摩咂摸文本中的重要抑或关键的词语,只是抓住线索分析文本,“实际教的”和“想教的”不一致。


    不揣冒昧,还望老师指教。


                              (源于《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第10期)


     

    时间:2011-10-25  热度:629℃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nana

      关键词是什么?教学设计没有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