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阅读和训练中诗意的行走

    “我”在阅读和训练中诗意的行走


    ——读史绍典先生的《语文与生活》


     


    范维胜


        


        今年暑假,有幸去山东无棣参加教育部“十二五”规划课题《“少教多学”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策略与方法研究》培训会议,偶得史绍典先生的大作《语文与生活》,急切捧读,汲取了无限的营养。


        打开《语文与生活》扉页,史绍典先生为该书所写的题记中就映入我的眼帘。史先生的题记是这样写的


        我用两只眼睛


        一只看语文


        一只看生活


        这样


        我便有了一切



        语文


        我全部的生活


        生活


        我全部的语文


        语文与生活


        就是全部的我


        ……



        史绍典先生的题记是他语文观的高度概括,我们乍一看,好像他要阐明的就是美国教育家科勒·涅支的观点——“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细细品味,并非如此。因为史先生还融入了一个生命个体“我”,眼中的生活化入眼中的语文,语文就是的阅读,的训练。语文就是在阅读与训练中诗意地行走。


        “我”之阅读的奥秘何在?个体阅读的方法究竟有哪些?史先生在“阅读篇”中给我们的答案特别精彩。他发掘了我国古代传统的阅读理论的精华,给我们诠释了“我”之阅读也即个体阅读之堂奥。先生从“春秋大义”“知人论世”“六经注我”“境界为上”等四个方面对个体阅读进行具体的剖析,之所以要剖析个体阅读的堂奥,那是因为我们的课程标准对于阅读、阅读教学仅仅做了一个原则的界定,而对其“个体阅读”的价值取向几乎没有触及,或者说,即使有也是语焉不详。


        史先生清楚地表明,个体阅读就是一种细读,细读就是个体阅读中的细品、玩味、咂摸、赏读、评析等等。例如,春秋大义,即是孔子对于“春秋”的细读。孔子读“春秋”的方法,或删削,或阙疑,或修正,或仍旧,见微知著,见人之所未见。再如,六经注我,这又是一种十分自我的个体阅读方法,就是借“六经”来阐发自己的思想。这其实是一种批注的手法,每个人对于六经的注释不同,就是个人对于“六经”的见解不同。


        在细读的方法上,先生指点我们的方法也都是古人常用的方法,而且这些细读的方法颇有成效。例如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郦道元的《水经注》、闻一多的《离骚笺疏》就是采用“注疏”之法的阅读成果,萧统的《昭明文选》就是采用“文选”之法的阅读成果,吴楚材、吴调侯的《古文观止》就是采用“观止”之法的阅读成果,沈德潜的《唐诗别裁集》就是采用“别裁”之法的阅读成果。语文课堂要丰盈充实,就要教会学生细读,读出真正的语文味道。史先生反对作品解读的泛政治化、模式化、功利化、浮躁化,甚至是错误的解读。先生细读海明威的《桥边的老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典范。诸如,为什么作者多处描写老人,却没有勾画出老人的外貌?为什么老人重复的一句话是“我只是在照看动物”?“老人与桥”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老人与动物”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出现“我”这么一个人物?这些问题读懂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也就懂了。


        那么,“我”的训练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训练呢?“我”的训练不是让训练边缘化,变成毫无语文素养可言的客观习题;也不是以空洞的人文为借口,拒绝语文基本的知识、基本的能力;更不是把一篇篇的优美的文章肢解成考试阅读的题目,来让学生解答。史先生的训练观是基于语文课堂的“字要规规矩矩的写,话要清清楚楚地说,课文要仔仔细细的读,练习要踏踏实实的做,作文要认认真真的完成”,是语文教学的四大支柱写字、说话、读书、作文。


        为什么这样说呢?“训”者,贯穿通流水也;“练”者,煮缣而熟之也。训练就是要让所学的语文知识融会贯通,穿透通透,让学生对于知识的掌握纯熟牢固,进而转化为自己的能力。语文的训练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一个积淀的过程,不要希望一次训练就让学生字写得漂亮、话说得流畅,不要指望一次训练就能让学生掌握一种文本的阅读方法、掌握一种文体的写作方法。训练的本质也是一种互动,一在“学会”,二在“会学”。这样的话,训练就是对知识的运用,就是对知识的实践,由于语文课的的综合性和实践性。你可以在小组或者一个团队的合作中完成训练的本领。


        我们常常认为,既然是训练,可能就毫无情感可言。其实并非如此!史先生所说的训练是有情感的,他是要通过训练来培养学生的情感,语文的训练不独是做习题,通过训练,学生会诵读,读得抑扬顿挫,读得清新朗润,就是情感。通过训练,学生爱上阅读,手不释卷,就是情感。


        在作文训练上,史先生积极倡导叶圣陶先生的观点,提倡作文的文风质朴,反对假话、套话、废话作文,提倡命题者应该关注生活,将作文命到学生的心坎上,这样才能在作文训练中,培养学生关注生活的责任感,才能书写自己诗意的人生,张扬自己的个性,独抒性灵,情感真挚。


        当然,史绍典先生的《语文与生活》涉及的话题不仅仅就是阅读和训练,他还对语文教学的流派、语文课改的实质、语文课堂的调控、语文学术氛围的形成、考试作文的命题等等,都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可谓苦心孤诣。是值得当今语文教育工作者一读的好书!




       


           书名:《语文与生活》 作者:史绍典


           出版:湖北人民出版社 时间:2012年4月第一版

    时间:2012-10-06  热度:1213℃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4 个评论

    1. 回复
      南溪

      语文学习中,阅读、写作乃至训练都是个体生命的体验。这一点无容置疑![quote][b]以下为维胜工作室的回复:[/b]
      南老师所言正确![/quote]

    2. 回复
      陈岱学

      “我们的课程标准对于阅读、阅读教学仅仅做了一个原则的界定,而对其“个体阅读”的价值取向几乎没有触及,或者说,即使有也是语焉不详。”
      我套用三段论,推理一下:
      《国际教育新理念》(海南出版社2001年版)276页:“建构主义认为,学习活动不是由教师向学生传递知识,而是学生根据外在信息、通过自己的背景知识,建构自己知识的过程。”(大前提)
      语文阅读过程是一种学习活动,(小前提)
      语文阅读过程不是由教师向学生传递知识,而是学生根据外在信息、通过自己的背景知识,建构自己知识的过程。(结论)
      如果大前提正确,小前提也正确,那么结论也正确。[quote][b]以下为维胜工作室的回复:[/b]
      陈老师博学多识!令我敬佩![/quote]

    3. 回复
      刘春文

      有“我”的语文才有诗意,才有生命!谢范老师推介。[quote][b]以下为维胜工作室的回复:[/b]
      刘老师的评价切中语文之要害!向您学习![/quote][quote][b]以下为维胜工作室的回复:[/b]
      刘老师的评价切中语文之要害!向您学习![/quote]

    4. 回复
      刘畅

      阅读和训练,特别是语文,一定要有学生个体的参与,否则无效!史老师说得对![quote][b]以下为维胜工作室的回复:[/b]
      谢谢刘老师光临![/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