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色降临,一位游子在海边浅吟低唱……

    暮色降临,一位游子在海边浅吟低唱……

    范维胜

        《暮色降临》,是一位从西北高原——固原如蒲公英似的飘飞到浙东海边——甬城的深情的歌唱,这位歌者的名字叫高丽娜,笔名高高,是一位婀娜善良而又性格豪爽,情思灵动而又静默楚楚,才气逼人而又谦逊藏巧的语文老师。

       认识丽娜老师,是在兄弟培东来宁波的一次饭局上。丽娜老师是培东的粉丝,席间说起,褚树荣老师就打电话让丽娜过来,这就算相识了。那时的丽娜老师还在咸祥中学任教,不想两年后,给我寄来散文集《暮色降临》,她已经来到了浙师大附中——宁波四明中学。

        我特别喜爱丽娜“诗意校园”一辑,这最能引起我的共鸣。丽娜师父袁湛江先生的博大精深、丰远深厚、雍容华贵、亲和素朴永远闪烁在“我”灵魂的星空里;丽娜也是一位“硝粉”,于是,培东老师的明净温暖、干练直白、时尚前卫以及对生活的理解在“我”的碧波深处犹如粒粒珍珠;咸祥校园里肃穆的云杉、娇羞的梧桐、怯生生的蔷薇,甚至是简单而又再不能简单的水泥路都在“我”岁月的风华里招摇。一位同乡、一个同事、一朵桃花、一丛石榴、一次语文教师作文大赛、一位令人心仪的民国闺秀……都情切切,意悠悠,似乎陪着“我”在往事如风的日子里,寻觅光影和流年,追逐着教育的梦想。这梦想“有着泥土乡野干净的气息”,有着“大地宽容抵达的气息”,有着“天空辽阔澄远的气息”,有着“清俊男子和美丽女子芳香的气息”。

       丽娜老师和我一样,她也是一位把故乡变成异乡、把异乡错爱成故乡的人。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习惯了异乡的生活,但在更深的层面,有许多的习俗甚或是文化,我们仍然无法融合抑或是无法接受。丽娜在她的“故乡风情”中,面对着落下来的白雪倾诉,“故人风格老枣树”,一抹黄昏的晚霞也会勾起身处异地的她的“二十年前的理想”,让她怀念“父亲的二胡”,让她惦念家乡春节的一席窗花与春联。正如丽娜的同乡,著名的诗人高鹏程所言,很多时候,当我们经历了从风沙的砥砺到潮水的拍打之后,也许能够在一段时间内获得平静,但在不断的冲击之后,你会发现,沙还是沙,海水依旧是海水。于是乎,行走天涯成了丽娜如歌的行板,在不老的天涯间,她慢慢地吮咂天下的“芬芳味道”,然后把这些芬芳泼撒在“纸上江湖”,用玲珑的诗心烛照生命原乡的幸福记忆。

        丽娜老师自己也这么说:“我怀着敬畏之心写下这些文字,只是因为,从那些写作者的身上,我学会了尊敬他人、景仰他人,学会了平等地分享,学会了用文学的眼光打量生活,体会到了一个普通语文老师在寻梦过程中的曲折、坚守与幸福。”是的,丽娜老师懂得“在无与伦比的爱与珍惜里穿行”,懂得“沉默与尊严”,更懂得“拥抱温情与悲哀”,“夜晚的阅读”使她“如风的岁月”饱满而充实,让她的生命一如春天。

        每个人读《夜幕降临》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因为这是一位游子在暮色降临的时候,在海边深情的歌唱,这种奇妙的心思正如丽娜老师的师父、宁波国际万里学校的校长袁湛江先生所言:“如果你正处在春风得意的顺境,这些文字,会让你远离浮躁,警惕自满;如果你不幸面临人生的低谷,这些文字,会给你点亮一盏明灯,送来温馨的慰籍。当然,她更适合每一个普通人,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生活中保持灵魂的纯粹和独立,以及对美的关注和发现。”

      

    时间:2015-12-15  热度:973℃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