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种情怀叫兄弟

    有一种情怀叫兄弟

    范维胜

    小城,店埠,匆匆一别,竟有七年。

    坐在高铁上,就想象你的样子,是清癯,是丰腴,是一袭绿袍裹身,还是霓虹闪烁在你的面庞……

    坐在高铁上,就想象着与你见面的样子,是握手,是拥抱,是亲吻你的额头,是躺在你的怀抱……

    都不是!一下高铁,就与春雨撞了一个满怀。我还没有来得及撑伞,多情的春雨便滋润了我满头微白的头发,一丝丝,一缕缕,情深深,意切切。

    比这春雨更有情的是圣泉中学的任老师,他早已和司机师傅在接站处翘首以待。

    我们学习交流的第一站就是圣泉中学。晨曦初露,教体局教研室宋执荣主任就随车来到宾馆接我们,这多少让我们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这所学校最让我感佩的是胜权校长带领他的宏志班学生徒步一百余里,来到圣泉教育基地生态园锻造毅力,磨炼意志,体验生活。这不能不令我想到这么一句话:教育不只是学校,还有诗和远方。当我们在社会上忘掉了一切所谓的知识,那剩下来的就是教育。

    学习交流的第二所学校是“尚真”。尚真初创之际,学生竞赛的第一本作文选的序就是我给写的。尚真初创之际,我们给她的理念是陶行知先生的“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不料现在文健校长已经通过自己的办学实践提炼出“求真知,寻真理,谋真事,做真人”的“真教真学”理念,让我感佩。一个地方如果有潺潺的流水,自有一股勃发的灵气,学校也是如此。于是,在尚真实验学校的校园里,就有了一方幽幽曲曲的一泓小湖,我名之为“一羽”湖。她的命名寄予我对尚真和文健校长的美好祝愿。

    “一羽”源于杜甫的《咏怀古迹·其五》——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整首诗的意义是:诸葛亮大名永远流传天地间,他的清高品德令人肃然起敬。三分天下建立蜀国尽心运筹,千秋万代他像大鹏翱翔云空。与伊尹吕尚相比分不出上下,指挥若定萧何曹参也显失色。可惜汉室国运不济终难复兴,但他依然坚决献身竭尽忠心。我之所以将校园内的一方小湖命名为“一羽湖”,就是祝愿文健兄弟的教育事业如鸾凤高翔,独步青云,建立的奇功伟业,令他人景仰。如今的尚真真的做到了。

    安徽尚真教育集团位于“吴楚要冲,包公故里”合肥市近郊,拥有肥东义和尚真中学(完中)、肥东尚真实验中学(初中)、肥东尚真花园小学和合肥瑶海尚真小学四个独立校区,占地300多亩,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总资产3亿余元,现有169个教学班, 10000余名学生,教职工近619名。十年来,文健校长带领尚真人凝心聚力,同舟共济,用爱心、责任心、进取心和辉煌成绩铸造了一个响亮的教育品牌——尚真。

    他的学校让我震撼,但最撼我心魄的是文健兄弟为了自己的教育理想创办了小学部。他的小学部,秉持“萃取中西教育精华,奠基精英基础素质”的教育理念,融汇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与西方精英教育思想的精髓,与省内外知名小学牵手,与众多国内外名校并肩,成为 “名校1+1”结盟单位,共享优质教育资源。花园、家园、学园、乐园式的校园环境,彰显了国际、经典、人文、育人的办学理念。

    如今我也可以自诩一番,援引凯哥的话就是“我多聪明”,就是在尚真初创的时候,我已经预料到肥东的民办教育终会“三分割据”,现如今尚真、圣泉、锦弘大概就是三足鼎立了吧。

    我通常称文健校长为兄弟,他表面的行止也有点野性,但就是这种性格才是至真至纯的做事业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双重生活:一种生活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而另一种生活则隐秘在每个人的内心,有时完全不为他人所知,甚至是他们自己以及他们身边名义上最为亲近的人也无从了解。文健校长内心的一角也是软柔得就像一汪已碎的泉水,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明媚。他说,我可能曾经做过许多错事,但没有做过一件坏事;我曾经冤枉过许多人,但是从来没有害过人。这浸透着生活哲理的话语,质朴得如兄弟的童年,透着悠悠的情思,穿透时间隧道,闪亮在遥远的世纪……

    我常常这样想,当我越来越老的时候,我的记忆可能就会越来越生动,特别是那些遥远的记忆。我要永远感谢肥东一中的兄弟姐妹。他们身为高中教师,却在繁琐的教学任务缠身的情形下,来到尚真中学来给我助阵,为我捧场,令我欣慰,让我激动。文海章、杨清树、谢发茹、王巧云、李英、张磊、韦岩花、刘奇云,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充满活力的年轻才俊,他们一脸的阳光,灿烂在我的心里。道梁主任的溢美之辞,发茹老师的向我学习,令我真是汗颜。因为他们的进步已经让我永远的落后,怎么跑,可怎么也跟不上他们的步伐。

    生活的要义,就是满怀兴趣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睁大你的眼睛,要从你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的身上看到各种可能性——看到他的善良,看到他的真诚,看到他的情意,看到他的境界。

    这就是有一种记忆叫温暖,有一种情怀叫兄弟。

    时间:2016-05-04  热度:1405℃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范特文章亦有此种深情,却是别一番倾述。

    2. 回复

      徐老师兴致所出,引经据典,我辈学习之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