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把一生都给了我

    您把一生都给了我

    范维胜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想起洛夫《母亲》——

    母亲卑微如青苔

    庄严如晨曦

    柔如江南的水声

    坚如千年的寒玉

    举目时

    她是皓皓明月

    垂首时

    她是莽莽大地

    是的,我的岁月里,总有母亲生命的暗香浮动;我记忆的花瓣中总有一个灵魂的支点,那就是母亲的叮嘱。上学时,母亲说,等你毕业了妈就享福了。毕业时,母亲说,等你工作了妈就享福了。工作时,母亲说,等你结婚了妈就享福了。结婚时,母亲说,等你有小孩了妈就享福了……可是如今儿孙满堂的母亲还仍旧在那块生养她的土地上操劳着。

    春天,是母亲零乱的发丝迎来了那场润物无声纤柔的春雨,在家乡的那条河流里,永远有着母亲洗衣服的笑靥。秋天,母亲在稻麦的目光里,看到了爬满了额头辛劳的痕迹,它像一首饱满的诗歌,等候秋天的成熟,也在等待着孩子们的希冀。

    母爱,是加法,岁月渐增,她对儿女们的关怀渐增;母爱,是乘法,距离越长,她对儿女们的牵挂越长;母爱,是减法,减去的是自己的冷暖自知,呵护的是我们生命的温暖;母爱,是除法,除去的是自己的甜蜜幸福,留下的是儿女三生关怀。皱纹在您的额头爬满沧桑,白发是您岁月漂白了过往,坚强是您搂着儿女柔弱的臂膀。是儿女们偷走了您美丽的青春,偷走了您挺直的脊梁,偷走了您如花的容颜,偷走了您宝贵的健康。占据您内心的全部是您的儿女,以及儿女的儿女。您总是问我,孩子找对象了吗,和你同龄相仿的人,都带孙子啦,怎么这些孩子都不着急呢。言语之中蕴含着殷殷的期盼,无尽的期盼……

    如果我已经懂得了母亲,那么母爱就是轻柔岁月里的那一缕暗香,是儿时我生命中无尽的陪伴;是繁花落尽后的我的那份宝贵珍藏,是百转千回后生活的那一份执著,是不言不语的那一份相随相伴。

    想起了蒋士铨《岁暮到家》:“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每年的寒假回家,我心中的“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的愧怍之情绵长得可以绕地球三匝。

    著名的朦胧诗人舒婷曾经写道:“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紧紧拉住你的衣襟,呵,母亲,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多真诚的诗句啊!每次听到《常回家看看》这首歌,便有一种情愫涌上心头——

    真想为您捶捶背
    真想为您揉揉肩
    因为母亲呀
    我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
    但却仍然记得童年时
    曾向你许过的心愿
    当你老了的那一天
    我会站在你的身旁
    为你捶背揉肩

        可是,母亲,当您年迈的时候,我却为了我的孩子去远方流浪。黄景仁《别老母》诗云:“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想想,都感到哀伤。母亲,你能理解我吗?你能理解我吗,母亲?

    您把一生都交给了我,可我呢?

     

    时间:2016-05-08  热度:1513℃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范特此文,如一盏清茶,初饮时惊讶于其苦涩与滚热,稍时回味渐浓,心神渐明,思虑渐深。

    2. 回复

      感谢徐老师超卓眼界的点评,让我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