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决不能沦落为“服务员”

    教师决不能沦落为“服务员”

    ——读《面向个体的教育》

    范维胜

    李希贵老师《面向个体的教育》第一辑的开篇就是《当教育成了服务业》:“2001年,中国被不批准加入世贸组织(WTO)的时候,期中的文件里把教育视为服务业,当时着实叫我们吃了一惊。”有了这样的提法,于是许多场合、许多老师就振振有词地把自己等同于一般行业的服务员,这就在本质上曲解了李希贵老师的“当教育成了服务业”。

    在新的教育形势下,我们的教育确实和服务业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性。李希贵老师的《面向个体的教育》就阐述了这样的相似性。

    譬如面向个体的教育的选择性。北京十一学校开发了203个校本课程,其中199个为选修课程,即使国家课程也分为多达5个不同难度的分层课程,充分实现国家课程校本化,充分满足学生需求。主要表现为4000多名学生有4000多张课表,组合成1430个教学班,以实现2000多年前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我们对学校的课程捆得太死,我们的产品学生无法选择,这是我们长期以来无法落实因材施教的根本原因。

    譬如面向个体教育的个性化。因为北京十一学校课程的选择性,学生们慢慢生长出了责任心和使命感,他们发现了自我,唤醒了自我,最终成就自我。当每一个学生都焕发自我潜能、发挥自我价值、成为最好的自我的时候,我们的教育就真的赢了。所以老师发现学生的个性和学生凸显自己的个性就显得尤为重要。那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式的教育,必然扼杀学生本有的天才。

    譬如面向个体教育的开放性。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存在“教育不足而管理过度”的问题,为此,北京十一学校强调需要找到“学生的真实”和“真实的学生”,为他们“提供适宜的土壤、水分、气候、养料”,就要“帮助学生在集体之外成长”,要给孩子以自由的空间,让他们自由生长。我们的教师“克服自由恐惧症”,因为从人的成长规律来说,也只有在自由的状态下,孩子们才有可能形成自律意识、自主能力,进而形成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譬如面向个体教育的的社会性。李希贵老师认为,在传统的学校里,教育的全部意义可能就是教给学生知识,当然,往好的方面延伸一些,可能还培养学生的能力。可是,如果我们从教育的终极目标来看,却应该是通过挖掘他们的潜能,培养他们的人性,不断推进孩子们的社会化,让他们走向成熟,学会生存。教育要“从说服走向对话”,“教育学首先是关系学”。所以北京十一学校有着许许多多的活动课程,李希贵老师参加的社会活动也成了教育学生的课程资源。

    凡此等等,这种教育的选择性、个性化、开放性、社会性,和我们的许多服务业,何等相似!但我们的老师绝不能将等同于一般的服务员,更不能就沦落为服务员,迁就学生,讨好卖乖。因为一般的服务员取悦顾客的真正目的在于盈利、在于赚钱。教师绝不是这样!

    教师这一职业究竟有着什么的特殊性?我还是赞同这样的提法:以服务的态度当老师。

    李希贵老师在《面向个体的教育》中提到两个概念,那就是管理和领导。并且这两个概念在李希贵老师的表述中有龃龉。我的理解是我们的老师也应该是学生的管理者和领导者。管理重在“理”。何为“理”?理,物质本身的纹路、层次,客观事物本身的次序;也指事物的规律,是非得失的标准。《说文解字》这样解释:“理,治玉也。顺玉之文而剖析之。”所以,“理”应该就是事物本身的规律或依据一定的
    标准对事物进行加工、处置。也就是说我们的老师、我们的领导应该按照教育的规律来做事,课堂教学、教育活动、社团建设等均应如“理”,尽量少“管”多“理”,更不能以“管”代“理”。
    李希贵老师的话振聋发聩:“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注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可见,驯服式的“管”贻害无穷。

    其次就是领导。我认为李希贵老师倡导的“领导”重在“导”而不在“领”。“领”者,“项”也,从“页”,从“令”。指人头;意为支配役使联合起来表示人头通过脖子支配身体。所以,这个字支配意义较重。而“导”者,“引”也,重在指引、启发。李希贵老师认为,一位有智慧的管理者,除了发挥自己的优势之外,应该最大限度将激励的任务外包,发挥和运用多元多样的激励主体,以充分激发员工们的积极性和潜能。一位有智慧的教师是不是也应该如此。

    所以,教师决不能沦落为“服务员”。他应该教给学生知识,培训学生技能,启迪学生思想,净化学生灵魂,让学生成为一个“人”。这和一般的服务员天壤之别。作为教师,要按规律教书育人,成为启迪学生生命的贵人,你必须有独立的人格,自由之精神,卓越的品格,广博的知识,丰富的才艺,这样才能在教育成为服务业中大显身手,得心应手。

    最后我还想说的就是《面向个体的教育》一书的扉页李希贵老师题写的是“谨以此书献给我的父母”。这就让我想到,我们的家长应该是最伟大的民间教育力量。我们的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家长,家庭教育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一翼,无疑必须在关心教育、理解教育、懂得教育、支持教育的家长的参与下,才能得到有效的实施。李希贵老师感谢他的父母,深意也在于此吧!

     

    时间:2015-03-01  热度:975℃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