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就是学生

    学生就是学生

     

    范维胜

     

    明天,我的一群学生就要走上中考的考场,所以,在他们走向考场的最后一节课里,在叮嘱完与应试抑或作文有关的事项后,总免不了告别与告白。

    我的告别就两句话——

    一是,再见,已胜初见!

    我说,人们常常艳羡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境界,为什么呢?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出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意思是说事物的结果并不像人们最初想象的那样美好,在发展的过程中往往会变化得超出人们最初的理解,没有了刚刚认识的时候的美好、淡然。那么一切停留在初次的感觉多么美妙,最初的无所挂碍,无所牵绊,一切又是那么自然而然,美妙无痕。初见时的美妙美好,结局的超乎想象,总有那么几许淡淡的遗憾和哀伤。可是,我以为,再见,已胜初见,因为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不如不相见

    【我们的校训】

    三年,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浪花里的一滴水,但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中,却是不可小觑的一笔财富。因为三年的相见我有了许多的感谢。感谢我的班主任鲍俐健老师对我的语文教学的支持,不管她的付出对于我们的考试起了多少的作用,但是我还是心存感动和感激。感谢我的语文课代表刘诗滢同学,不管我的心情有多么糟糕,怒气有多大时,她仍然任劳任怨,不计较,不推诿,尽心尽力,为同学服务。感谢我的绝大多数学生,特别是第三组的学生,即使在复习的最后阶段,仍然坚持完成作业,那清晰隽美的书写让我感到丝丝的欣慰和喜悦,抚平了我滋生的遗憾。感谢刘诗滢、赵心怡、邵佳一、钱澄、朱砚寒、钟劭之、叶津呈、邓雨宁、刘诗雨等同学,他们的作文或发表,或获奖,《创新作文》《语文导报》《中学生导报》《万象国学》等样刊的到来,让我偶尔来一点惊喜和兴奋。我更感谢钟劭之、朱砚寒同学,他们在我生病最痛苦的时候,给我发来短信,安慰我,让我倍觉温暖与温馨。这么多的感谢,就是再见已胜初见的明证。

    二是,再会,也许后会无期……

    我们老家和人分别说的是再见,我们的宁波镇海和人分别说的是再会。再会,可能就是后会无期。为什么呢?凌宗伟先生说:“教育是一种临时的特殊的教养关系。”教育既是一种临时的特殊的教养关系,那么,从这最后的一节课起,我可能就不再是你们的老师了,你们也不要开口闭口总是说我是你的语文老师,从幼儿园、小学乃至以后的高中、大学,你的语文老师太多太多!

    【我们的校风】

    在这三年,特别是最后的一年,我饱受了病痛的折磨之苦,情感情绪波动之大之害,可我仍然坚守毕业班的工作岗位,我的甲状腺结节从无到有,医生说这是郁气于中而致。从今天起,我要安静安静。因而,我不希望你们在以后上了高中的某一个下午来到学校,说是学校安排的感恩活动,要你们来看望母校的老师,那我是不欢迎的,也不会接待你。我真切地记得一句教育名言,当你忘记了在学校学习的一切知识的时候,那剩下来的便是教育。我不是一位把考上高一级学校的学生寄来的明信片举得高高的人,那样就有了脸面了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在十年乃至二十年以后,你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你荣归故里,你正漫步在镇海的街头,倏尔,你还记得有一个学校叫“立人”,立人还有一位教过你三年的语文老师,他该退休了吧?此时,你能注目学校,有一念闪过,这就说明我教育过你。我不信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们只不过就是我三年的学生。这样的话,再会,是不是也许就是后会无期呢!

    如此而言,学生就是学生,不要把他们当作别的什么!

    写到这里,想到了王栋生老师说过的话,他说,中国教育有很多美好话语,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只因教了青少年读书,他们从此就得把你当父辈孝敬,这很让人吃不消,明明做不到,但人们偏要这么说。又如,老师称学生为弟子,把学生当弟弟当儿子,换位思考,这也是让学生吃不消的。延伸到高等教育,师门森严,学生不敢质疑导师,唯唯诺诺,亦步亦趋,唯恐离经叛道。如果中国教育停留在这样的师生文化上,也许离“教育现代化”还有比较长的距离。

    至理之言!

    时间:2015-06-11  热度:78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