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需要清醒

    教育,需要清醒 

    ——读王晓春的《跳出教育看教育》 

    范维胜

    《跳出教育看教育》是一档财经对话节目《冬吴相对论》激发了王晓春老师教育灵感的产物在王晓春老师看来,《冬吴相对论》虽是一个经济节目,却涉及大量关于社会和文化的新信息,两位主持人——媒体人梁冬和哲学硕士,《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原《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新颖的见解吸引着王晓春老师“追”下去,从而产生了118篇与教育相关的听后感、读后感。这种“跳出教育看教育”的思维方式,有助于我们做一个清醒的教育者

    我们的老师可能经常出门旅游。客观赏风景时有两种态度,那就是积极的态度和消极的态度如果你以积极地态度去欣赏眼前的景物,那么你眼中的一切无疑都是美好的,即便是秋天夕阳下的一丛矮树。反之,如果意志消沉,精神萎靡,那么你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灰暗的,即便是繁花似锦、百鸟欢鸣的春天。事实上,我们看待学生也是如此。我们的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有的学生比较聪明,有的学生比较愚钝等。如果我们的教师不能正视这些差异,不能以积极向上生活态度看待,那就是如苏轼的《题西林壁》所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为此,跳出我们囿于的教师的视野,我们才可能更清醒地看待学生,做好教育。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讲过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具有较强的普适性。故事说天下有这么两种人:一串葡萄到手后,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把最坏的留到最后吃;另一种人把坏的葡萄吃掉,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两种人都无法感受到吃葡萄的快乐。因为先吃最好的人认为他的每一颗葡萄越来越差,第二种人认为它每吃一颗都是吃剩下的葡萄中最坏的。教育其实是一种态度。人民教育家陶行知仅用四颗糖果,从赏识的视角去对待学生,结果不仅纠正了学生的一次错误,而且改变了孩子的一生。万千教育概莫能外!因此,我们教师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每一个学生,要有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我们的老师如果能跳出成绩看学生,那么,我们最大的期待是学生的成人。

    李镇西老师说过:“每个人都是一棵树。你也许不是最美丽的,但你可以最可爱;你也许不是最聪明的,但你可以最勤奋;你也许不会最富有,但你可以最充实;你也许不会最顺利,但你可以最乐观……我所谓的‘做最好的自己’,强调的是自己和自己比——昨天的自己和今天的自己比,不断超越自己。‘做最好的自己’,便意味着要尽可能在自己的职业中达到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程度。”可是传统观念与惯性思维让我们的老师对“成才”比“成人”有更深的情结,也有更多的误解。有些老师一味在学习成绩里面转圈子,学生学习成就不好,便发怒,大发雷霆,不仅自己情绪受影响,学生也闷闷不乐,糊里糊涂。这样的教育效果不堪设想。

    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中给了我们一个消除激动和气愤的方法,那就是幽默。他说:“如果你具有幽默感,那么,最紧张的,有时能引起很长时间气愤的局面就可以得到缓和。学生们之所以热爱和尊重快乐、不泄气、不悲观失望的教师,是因为他们自己是快乐的、具有幽默感的人。他们会从每一个小小的举动中、每一个细碎的生活现象中看出很小一点可笑的事。善于无恶意、怀着好心地嘲笑反面的东西,用笑话支持和鼓励正面的东西,是一个好教师和好的学生集体的重要特征。”由此可见,培养学生健康的人格和乐观的精神以及积极的人生态度尤为重要。可是有些发达地区的家长把教育作为投资拼命投注,孩子不是在教室,就是在补习班;贫困边缘地区的家长也把教育作为自己打翻身仗而孤注一掷,他们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有些学校也推波助澜,整天考考考,分分分,作业堆积如山,学生疲于应付。我对于这种“教育行为”有着切肤之痛,假如你遇到一个强势的班主任,连你这一科的资料都把你定好,整天发放大量的试题让学生去做,学生一看到试题就呕吐,这样的教育哪还有一点教育的味道。如果我们能跳出教育这一视野,站在其他行业的角度,反思一下,我们可能会更清醒地认识自己从事的这一职业。

    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时间:2015-08-09  热度:1096℃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