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军《老王》课堂实录

    韩军《老王》课堂实录

    师:今天学《老王》。先学字词。

    (屏显)

    生:愧怍       

    生:镶嵌         

    生:骷髅 

    师: 伛,yú

    师:杨绛有两段话。(幻灯展示)

    (生读。)

    生死有命是老话。人生的穷通寿夭确是有命 。一般人都知道人生有命,命运是不容否定的。

    师:人有命运吗?

    生:有。

    师:老奶奶是清华、北大教授,连她都说人有命运。

    师:杨绛又说了一段话。

    (生读。)

    每个人的出身和遭遇、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人各有“命”。“命”是全不讲理的。

    师:她是不是迷信啊?

    生:不是。

    师:请在课文中找出一句最重要的话。

    生:“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运的人的愧怍。”

    师:不幸的人是谁?

    生:老王。

    师:(故意说错)“是一个幸“福”的人对一个不幸的人的愧怍”。老师说对了吗?

    生:不对。

    生:是幸“运”不是幸“福”。

    师:哦!那杨绛老奶奶为什么不写幸“福”呢?(幻灯片,一个大大的“运”字。)

    生:“运”。

    师:“运”字,是《老王》的核心字!运,强调时机、机遇、运气。“福”,强调跟物质生活和享受相连的状态,充足、充裕、美好、齐备、顺利等等,就是‘福’。杨绛在《老王》中强调运,时机、命运。

        如果把“幸运”分成十大要素,大体就是“身份的运、婚姻的运、工作的运 、住房的运、亲人的运、层次的运、身体的运、寿命的运、族群的运、时代的运”。具体看老王如何不幸运?先看他的“身份”。他是干什么的?

    生:蹬三轮的。

    师:他是个体户,还是属于国营、集体单位的呢?

    生:个体户。

    师:相对国营、集体来说,那他是不幸运的。他为什么没有加入国营、集体呢?

    生:“他脑袋慢,没绕过来,晚了一步。”

    师:脑袋慢,没抓住时机,运气差,这是“时运”!

            他身体是否很棒、很健全?

    生:不。老王有一只田螺眼。

    生:“他那只好眼也有病,天黑了就看不见。”

    师:他住的房子很华美吗?

    生:(读课文)“在一个荒僻的小胡同,看见一个破破落落的大院,里面有几间塌败的小屋”。

    师:败屋。他有亲人吗?

    生:他有个哥哥,死了。侄儿,没出息。

    师:无亲。他结婚了吗?

    生:(读文中的话)“这老光棍大约年轻时不老实,害了什么恶病,瞎掉了一只眼”。

    师:无妻。

    师:老王属于社会上层,中层、下层?

    生:底层。

    师:脑力劳动者还是体力劳动者?

    生:体力劳动者。

    师:老王是长寿还是短寿?

    生:短寿。

    师:少数民族也是祖国大家庭的成员,但少数民族,有时容易受到歧视。一个人,生为多数族群,还是少数民族更好些?

    生:多数族群。

    师:老王是哪个民族?

    生:回族。

    生:(读课文)“他还讲老王身上缠了多少尺全新的白布——–因为老王是回民,埋在什么沟里。”

    师:他活在安定的年代还是动乱的年代?

    生:动乱。

    生:他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师:一个人如果生活在一个动乱、动荡的年代,能侥幸活下来,也算运气。老王从文革活下来了吗?

    生:丧命了。

    师:综合看,老王是否幸运?

    生:不幸运。

    (伴随教学,幻灯依次展示出,“个体、运差、眼疾、败屋、无亲、无妻、短寿、少数、丧命”)

    师:这十大“幸运”要素,老王没有一项具备,无一项拥有。老天哪!居然有如此背运的人、悲惨的人!让杨绛惊奇、惊悚、惊叹。

    师:他“无保障、无运气、无健康、无华屋、无关系、无温暖、低层次、短寿命、少数族、丧动乱”,(悲情地吟唱)老王呀,好不凄惨哪!

        再看杨绛,与老王比,她是一个幸运的人吗?

    (读幻灯片):“杨绛生于1911年,至今103岁,身体健康。毕业于东吴大学。清华大学、北大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作家,戏曲家,翻译家,著作等身,发行到国内外。丈夫是知名教授钱钟书,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著作等身,被称为“文化昆仑”,有一女儿钱媛。”

    师:我们结合刚才杨绛的简介,读课文,用十大幸运要素,来衡量一下。

        (学生在老师启发下,总结出,杨绛是教授,有好单位,时运好,身体健康,住楼房,有亲人,有丈夫,还长寿,是汉族,从文革中活过来了。幻灯打出:“教授、运好、健康、楼房、有亲、有夫、上层、长寿、多数、活过”。)

    师:杨绛幸运。她的幸运只是与老王比,相对幸运。杨绛一生,其实也历尽苦难和沧桑。杨绛有没有不幸呢?

    生:有。她的不幸是生活在了动荡的年代。

    师:她说自己“幸运”,有自谦的意思,她自己其实也遇到了种种不幸。然而,与老王比,毕竟是不幸中有万幸!她的的确确比老王幸运。由此可见,本文其实就是“两种奇特、不寻常命运的全面对比”。

    (屏显。生读,女生读杨绛,男生读老王。)

    一个极圆满、完美、和谐、幸福、辉煌,一个特残缺、悲惨、不足、不幸、凄凉。

                 
    一个和和美美、圆圆满满,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一个事事如意、事事顺遂,一个事事不如意、事事不顺遂。”

     
     师:你信命吗?

      
    生:我不信。

      
    师:杨绛老奶奶都说信,你怎么不信呢?她教授都说信。

      
    生:我觉得命运可以自己创造。

      
    师:老奶奶也说有命运,但是不妨碍自己创造。你俩加起来就完整了。

      
    (屏显:大大的“运”字)

      
    师:这就是“运”。这篇文章其实从头到尾在谈一个“运”,不是谈别的。

        (屏显。教师解析。)

    本文主旨——

              对于人各有运的觉悟       (觉察和感悟)

              对于命运不平的叹惋       (感叹和哀惋)

     
            
    幸运者对不幸的愧怍       (惭愧和惭怍)

    师:杨绛对于“人各有运”,有觉察,有感悟;对于“命运不平”,有感叹,有哀惋;“幸运”的人对“不幸”的人,有惭愧,有惭怍。杨绛睁大了一双惊奇、惊悚的眼!为“造物主”惊叹,为老王嗟叹!本文最核心的那句话——“一个幸运的人对于不幸者的愧怍”,应该如此表达,“一个‘不幸之中相对幸运’的人,对于……

    生:(接续)“……对于‘不幸中更不幸’的人,感到愧怍”。

    师:弥留之际,老王给杨绛送鸡蛋、香油,一方面,是来看望杨绛,与他最敬仰的杨绛教授作告别,同时老王也奢望从杨绛这里得到最后一丝的人间温情;另一方面,也必须强调,在计划经济年代,老王也靠从农村贩卖鸡蛋、香油、冰块等物资到城里,赚取少许合情合理的利润,(当然还包括蹬车赚钱),养活自己,维持生存。因此,老王此时送鸡蛋、香油,并非“免费赠与”,老王此时真的有一点“功利”目的。这种“功利”目的是正当的,合乎情理的,与跟杨绛的情谊并不矛盾。

        老王弥留之际来看望杨绛,一方面,是老王知道自己大概不久于人世,于是与杨绛夫妇作最后的诀别——因老王一直敬仰杨绛夫妇,把他们当作知心人或亲人。另一方面,老王大概也在为自己的后事(埋葬)做准备,比如用鸡蛋、香油来换钱,买白布——老王是回民,死时,裹着白布。

    可是,老王弥留之际的“病状”,实在太“恐怖”了,杨绛作为胆小的女子,的确被吓着了,只顾了“胆怯”、“慌张”,没有顾及其它——比如留老王坐下,问病,关怀,安慰,喝茶,啦呱,嘘寒问暖等等。还要说明一点,杨绛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在内心深处,并没有像老王敬仰杨绛那样,同等地把老王当作知音、知心人、亲人——这也是可理解的,毕竟,两人文化水平、社会地位,相差过于悬殊,难有共同语言、共同话题、共同情感。杨绛只想与老王“平等交易”“不亏欠”(甚至我们合理推测,也许多给老王一点钱)。所以,给老王钱并非“侮辱”。老王来卖出香油、鸡蛋拿钱,不是义务赠送,丝毫也不“低俗”。

    当杨绛听说老王“早埋了”,不能不感到震惊,震惊于老王“命运”的悲惨、残缺、不平、无常,更惭愧招待弥留之际的老王不周,惭愧对待老王有精神上的亏欠。 就是“惭怍”。

    师:假如你们是杨绛,假如老王能读懂杨绛的信,杨绛怎样表达自己的愧怍?请以杨绛的名义给老王写一封信。题目可以是“遥寄天堂——一封愧怍的信”。

    (生埋头写信)

    (师选择学生,让其读信)

    生:“老王同志,你在天堂过得好吗?是不是能吃饱了,是不是不用在像现实生活中那么劳累了呢?我为当年的行为感到惭愧。明知道你送鸡蛋香油只是为了顺便和我唠嗑,求我安慰,仅此而已。而我却慌张地没有留下你,给了你钱,送走了你……”

    师:(点评)嘘寒问暖,站在对方角度,很体贴,很细心,真疼人啊。   

    生:“老王啊,你在天堂过得可好吧?文化大革命十年终于过去,仍记得那日听到你的死讯后,我是何等震惊、惭愧。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心底实在,我都看在眼里。那日你来我家送香油鸡蛋,就见你有些虚弱,你强撑着,我呢?竟然没有安慰弥留之际的你,拿钱送走了你……”

    师:(评)好像是《老王》续篇。你的文字不简单。注意,给钱并非侮辱老王。

    师:(展示“个人”两个小字与“命运”两大字。)

        老王的所有苦难,似乎都是“命运”造成的。可我们为什么不去追问“什么造成了老王的命运”呢?!想想,谁造成了老王这种命运?难道只有杨绛应该表达愧怍吗?谁更应该先于杨绛,表达愧怍呢?

    (生读)

    “北京解放后……”“三轮车都组织起来了……”

    师:注意咬文嚼字三个词语——“北京”“解放”“组织”。老王的故事,发生在何时何地?

    生:北京,解放后。

    师:解放后,为何会有这种事呢?

    (展示北京人民庆解放的图片)。

    师:(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老百姓如此欢欣鼓舞,为什么在北京还有老王这样的人呢?我们来咬文嚼字——“解放”:英语,liberateset free,“解放”几乎等于“自由”,就是给人幸福,给人保障,给人温暖,有吃,有穿,有住。老王却无吃无穿无住,由此看,解放后我们的社会是否健全、完美呢?

    生:不健全、不完美。

    师:所以,才有之后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前的社会甚至北京同样不健全,还有灯下黑,才导致老王命运如此不幸。当时蹬三轮车都是“组织”起来的。我们咬文嚼字——“组织”,就是组成了国营或者集体单位,不允许单干。“组织”里的人,发工资、分房子,有医疗、有养老。老王作为单干户,则什么都没有。全靠蹬三轮,一分钱都要去挣。老王说自己脑子笨,没绕过来。请大家反思,假如你是当时“组织”里,国营或集体三轮车公司的领导,你应如何耐心、细心劝说老王?即使老王脑子再笨,也能让他“绕过来”。

    生:(模仿)老王呵,我们单位发工资,分房子,有医疗,有养老。你是单干户,不加入组织和集体,那可什么都没有,没有工资,没有房子,没有医疗,没有养老。

    师:很棒!你说得这么耐心、细致,还加上对比,那么,老王就爽快地跟你走了!

    生:脑袋就转过来了。

    师:可是当时就没有人给他如此耐心细致地动员、解释,没有人真的把老王放在心上。谁该负责呢?

    生:当时北京市政府。

    师:当时的北京市工作做得是否细致、全面、完善?

    生:不细致、不全面、不完善。

    师:如果老王加入了集体或国营三轮车“组织”,有了工资、住房、医疗、养老,老王的后半生,还会如此悲惨吗?

    生:就不会了。

    师:谁应该首先感到愧怍?

    生:应该是当时市政府。

    师:他是个单干户和残疾人。一个健全、完美的社会,是否应该给他一个最低的生活保障?

    生:应该。

    师:无论老王工作与否,政府都该给这个单干户、残疾人一份钱。他如果得了病……

    生:政府应该报销药费。

    师:能不能让政府养老?

    生:应该。

    师:健全、完美的社会应该是这样。这不仅仅是“命运”问题。我们还应该深思和追问,是什么造就了个人的命运!政府对残疾的单干户,照顾应更全面,给予更多阳光。

    师:再对一个词咬文嚼字——“取缔”。

    生:政府还取缔了老王“拉客”的工作。

    师:“取缔”三轮车拉客,咀嚼“取缔”二字,有无商量的余地?政府什么作风?

    生:不商量!不讲理!

    师:政府考虑过老王这样的人的生活了吗?“取缔”后,就截断了老王生活的全部经济来源。如果你是市长,你应该怎么做?

    生:给工作,给工资,给房子,有养老,有医疗。

    师:我们再来咬文嚼字——“我不是要钱”这五个字。老王与杨绛夫妇是朋友,“不是要钱”,一方面表明是一种友情,另一方面是老王“不敢”要钱。那是一个荒唐的时代,单干户如果从事经营,发生金钱来往和经济交易,就是搞“资本主义”,就犯法。

    “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单干户干活收钱,是自由的。鲁迅的《一件小事》,写的是北洋时期,鲁迅坐三轮车,拉车的可以大胆收钱。《骆驼祥子》是民国时期,祥子也可以自由收钱。为什么解放后就不能单干、不能收钱了呢?改革开放前的社会的确需要健全、完善。

    生:不健全。

    师:这就是造成命运不平的根本原因。以致最后走向了“文化大革命”。所以我们要改革、要开放。

    听说现在改革开放了,北京换了市长了,也听说老王在天堂里安装上电话了。你们就是北京市年轻的新市长,请给老王打一个电话,表达对老王的愧怍。

    《遥问天堂——新市长的一个愧怍的电话》

    谁先来说?

    (师扮老王)

    生:喂,老王!我是北京市市长。我想向你的悲惨表达歉意!我们工作不周到。

    师:你知道哪里做错了吧?

    生:应该给你提供工资、住房、药费等保障。

    师:还取缔单干户拉客吗?

    生:不取缔了,还要发展呢!

    师:我这里还有药费单据,能报销吗?如果你们弥补不了我老王,你们就好好对待现在活着的单干户、残疾人,给他们提供工资、住房、医疗、养老等保障吗?

    生:过去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到位,我们现在已经吸取教训了,已经对单干户、残疾人,提供了非常好的生活保障了。

    师:我听说现在北京的房价特别高,单干户、残疾人,还有下岗工人等社会弱势阶层,都买不起呀!你们怎么照顾?

    生:我们专门给他们提供了廉价的住房。让他们交很少的钱,就能住上漂亮的房子。

    师:是吧!我现在真想回去,再活一回。

    (又一学生扮演市长,给老王打电话。)

    生:老王,你好!我们过去亏待你了,对你照顾不周,请你原谅!

    师:我能不能说点个人问题(害羞状),单干户,下岗职工,农民工,老弱病残人员,他们的个人问题,如何解决?

    生: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得很周到。我们政府出面,开办婚姻介绍所,当红娘,专门给你们解决个人问题。

    师:有这种电视节目吗?

    生:噢!我们可以为你们社会弱势人员开设《非诚勿扰》节目,让你们上电视找对象。

    师:你们想得的确周到了。可是,你们欠了我一件大事!

    生:什么大事?

    师:我死时,你们欠我一个追悼会。我记得毛主席说(展示幻灯):“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你们遵照毛主席的话,给我补开一个追悼会吧。

    (屏显给老王拟的挽词,学生朗读)

    叹老王,好苦命,只眼看世瞧不清。

        败屋憩身睡可宁,绝了血缘亲人哪,无妻伴你走一生,谁给你温一碗饭哪,谁给你把那破衣烂衫缝一缝!

    三轮单干养活命,垂垂年老又得病,为回民,少数民族,孤独寿终!无人送葬自送自呀,一丈白布,把自个埋在了野沟中!

    叹老王,遭乱世,茫茫天宇,孤雁伶仃,只叶飘零。

    苍天呀,咋就这么不平等。

    活着的人,谁该愧怍、谁该反省?!

    (师谱曲、深情演唱。悲天悯人、痛彻心扉。)

    师:下课!

    时间:2015-09-16  热度:2945℃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李彬

      这样的课堂,哈哈哈,好

    2. 回复

      感谢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