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如萱草之芬芳 逝如枫叶之静美

    生如萱草之芬芳  逝如枫叶之静美

    ——祭岳父大人

    范维胜

    11

    公元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也就是农历戊戌年甲寅月甲午日,这一天是世界上最黑暗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上苍无眼,不通情理的它让我们的天塌了,让我们的山崩了,让我们的太阳永远地陨落了!

    呜呼!痛彻心扉,五脏俱焚!

    从此,我们失去了遮风避雨的天空,失去了坚实依靠的大山,失去了温馨暖和的阳光!

    从此,天堂匆匆行色里,又多了一位善良慈祥的老爷子!

    从此,泪雨纷纷的清明,我们一家人又多了一份绵绵不绝的牵挂和思念……

    老爷子驾鹤仙逝,是我们兄弟姊妹心中永远永远抹不去的伤痛。特别是我的孙子康康,连太爷爷的面都没有见过,想起来,我们就寝食难安,心如刀绞!

    我的岳父与天下所有的善良慈祥的老父亲一样,他无时无刻不再为他的大家庭操心,他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他的家庭,他的子女,唯独没有自己。

    我是1983年8月来到我最初的工作单位响导中学,和我的岳父成为了同事。那时,为人善良处世正直的他是我们语文教研组的组长。刚刚走出学校还没有入教学之门的我,几乎对教学艺术一无所知。就是这样一位教学认真责任心极强的我的组长像老父亲一样手把手地教会我课堂教学的起承转合的“技巧”,教会我课堂扎实推进不忘考试的教学法则,教会我语文教学是真实本分得规律。

    我的家庭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我住校吃包伙的米都是借来的。可见我的家底是多么的薄!但是,我的岳父没有嫌弃我家的贫穷把女儿嫁给了我。当时我们在学校简陋的新房里的家具被褥,全是岳父家陪的嫁妆,其中就有我们包括当时年轻人结婚时都喜欢的三人沙发,尽管岳父家的生活在当时那个贫穷的时代也是捉襟见肘。想一想不禁哀痛嚎啕!

    1991年,我为了自己的专业成长,来到镇上的完中八斗中学教高中。这所中学的福利不好,所拿的工资待遇还不如我原来的初中学校。岳父知道我们收入不好,就把自己教师节学校发的福利——煤气灶、煤气罐送给我们用,自己仍然用着用着煤炉,烧着土灶。每年的春节,岳父都会将我们的咸肉腌制好好的,给我们带走,就是现在也是如此。不但为我们兄弟姊妹,还想着他成家立业了的外孙、外孙女——我的儿子和女儿。

    岳父的一生为他的兄弟们有操不尽的心,烦不完的神,更不用说为了我们下一代了。1996年我选调到我们县城最好的高中肥东一中任教,恰巧我的妻子去阜阳师范学院进修。一来学费成了问题,二来两个孩子都到县城上学,我照顾两个孩子上学,又到新单位工作,时间上也成了问题。那时我的岳母还在北京照料孙子,岳父二话没说,就送来妻子进修的学费,并把我的女儿接到自己的身边读书。岳父一再叮嘱我们:你们不要烦神,孩子以后上学的学费都是我出。我的女儿在外公身边读书,善良慈祥的老爷子很少“严格”管教她,每天孩子上学和老爷子打个招呼的时候,老爷子总会笑眯眯地给她一个苹果,而他老人家自己却不舍得吃。老爷子常常念叨,孩子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就算可怜了,我怎么忍心管她。话是这样说,该管时老爷子没有丝毫的退让。有一个周末,孩子玩疯了,作业忘记做了。周一的早晨起得很早来补作业,那么一点时间,怎么能把周末的作业补全呢?孩子就赖在家里不想去上学。老爷子坚决不允许,把孩子送到学校。想到此,我的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流……

    我的岳父对自己子女的教育宽容有度,但几个孩子个个有出息,个个博士、硕士当当地响,以致于岳父的家所在的小村庄被当地的媒体称为“岭上状元村”。2011年,我和妻子为了孩子流浪到宁波,由于压力过度,再加上有些人腹诽,一段时间,我们的身体状况很糟糕,岳父就劝说我们,你们已经在工作上做得很优秀了,无愧于心就可以了。在外地,别人怎么评价你,怎么看你,不要太在意。我们古人有句古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你们只要把孩子忙成人,自己生活过得去,工作认真负责,其他不要管的太多。老爷子常常这样劝我们,而他自己,整天操这个孩子那个亲戚的心,无穷无尽……念及此情此景,不禁潸然如雨。

    岳父的一生只是想着别人,就是在他离开我们的时候,也不愿意我们牵挂他。他支开了在他身边服侍他的小女儿,选择了一个周末,一分钟没有就安安静静地走进了天堂!那么宁静,那么安详!可是,老爷子,您记得您的承诺吗?您的小重重康康你还没有见到,您还不知道骁儒的期末数学考了100分的成绩,您还没有看到翔宇上了哪所高中,您还没有见到凯文上了哪所好大学,您还没有见到娇娇去国外的哪所大学读书,您还没有看到彤彤学成归来、成家立业……你还有许多许多的承诺都没有兑现,你怎么就舍得离开了呢!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这真是天者难测,神者难明,理者难推!

    苏东坡有诗云: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岳父的一生犹如萱草,给人的恩惠太多太多,自己的享受太少太少。他的名字——郑讳善萱!

    呜呼!言有穷而情不能终!老爷子,天堂有灵,还会佑护着我们!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尚飨!

    时间:2018-03-09  热度:1662℃  分类:心情心语  标签:

  • 发表评论